您的位置: 首页>员工生活>文学天地>正文
一号煤矿倪小红散文——父亲,今年我回家陪您过年
发布时间:2019-01-10 15:31:51 来源: 作者:倪小红 点击:

早上父亲打电话,小声地问我年关将近,今年过年回家不,言语间带有一丝责问。我捧着手机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脑海中却浮现出父亲坐在门前的大树下,拄着拐杖,张望着远方的画面,眼里满是对儿子无限的爱与期盼,思念与祝福。

父亲,父亲,再普通不过的称呼,每每喊来,却纠结着复杂的情感与泪水。我有太多的话要说,却又不知如何表达那份对父亲的深深爱意。

父亲是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正直、善良。为了家里老老小小能吃好点穿好点,没日没夜地辛劳。从我有记忆起,父亲就一直很辛苦,他的身影总是披着月光在忙碌,或是抖落一身星辰疲倦地回家。父亲用他的辛勤劳动换来了家里的幸福、祥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不敢直视父亲有些浑浊的目光。父亲的目光流淌出来的疼爱担忧与期盼,总会牵动我的心。渐渐地,也不敢直视父亲的背影。那蹒跚的脚步,在诉说着岁月的无情、生活的艰辛、抚养我们兄弟长大的点点滴滴。

父亲的爱很深沉,他总是默默地背起行李,跟在身后送我。一路上少有言语,偶尔会叮咛一下在单位注意的事项,听领导的话,要认真工作,注意休息,照顾好自己,每一个字每一句话,质朴中却是深深的父爱。

前些日子回家看到父亲,发现父亲更憔悴了,父亲的头发越来越白了,牙都全部掉光了,走路有点蹒跚了,当我看到他那因我回家而快乐的眼神、快乐的笑容里时,那一刻我心如刀绞,父亲总是将最好、最宝贵的留给我,像蜡烛不停的燃烧自己,温暖儿女!而我呢?每次总会以没时间,加班,工作忙,要挣钱养家为理由……久而久之,我真的好像背负着天大的责任,觉得这个世界缺了“我”这样一个忙人就不转了似的。于是,经常不回家成了常事,而忽略了最关心我、最在乎我的人却留守在家中,成了一个“客”。然而,父亲从来没有一点怨言与指责,他的需求如孩子似的一样简单,如一株草似的一样平凡,只要儿孙们都好,就是他们最大的夙愿。

每次回家时,父亲总是早早等在路口或是家门口,看到父亲瘦弱的身影,蹒跚的步伐,苍老的神态,当他用那粗糙的双手抱起我的儿子举过头顶时,他满脸皱纹瞬间舒展开了,就像盛开的菊花瓣,每根皱纹里都洋溢着笑意。每次想到此时,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其实父亲要的真的不多,他要的并不是我每月邮寄的几千元和衣服,他要的只是带着孩子能陪他吃顿团圆饭,一句随意的问候:爸,你们今天好吗?随意为他买的宵夜,煮一顿再普通不过的晚餐,睡前帮他盖盖被子,天冷帮他添衣服、戴手套......这些细小的举动都能让他高兴很久。

如今的我早已为人父,越发体会到了父亲当年的的不易,母亲早逝,父亲一人含辛茹苦将我和哥哥抚养成人,他含辛茹苦十几载。虽家境贫寒,负担沉重,但他无怨无悔,靠着种地和干小工的微薄收入养活两个孩子,他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支撑了整个家,生活中的压力和起早贪黑的辛勤劳作,过早的夺走了父亲脸上的笑容,皱纹和白发也都慢慢爬上了父亲的脸颊,背部也慢慢地驼了起来,腿打弯了,身也就沉了,心也淡了,父亲早就看轻了名利,看穿了世事,看重了儿女绕膝的天伦之乐,追求的是一家人能长久聚在一起的幸福。而生活的压力又使得这一最简单的祈求变成一种奢望,而儿女们也像当年的自己一样,为了生计,为了生活,一直忙于往前跑。

父爱如山,时间如蝼蚁,时间将我心中的那座伟岸的大山在一步步吞噬,我却无能为力,能做到的就是对父亲有时的指责和唠叨我都全盘笑纳,工作忙回不了家给父亲打个平安电话,陪父亲聊聊家常,网上给父亲买件好衣服、买条好烟、多给父亲汇点生活费,用我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回报父亲三十多年的养育之恩。

父亲,虽然你的背驼了,虽然你身体没有以前硬朗,但您永远都是我心中那座伟岸的大山,做你的儿子我很自豪。

父亲,今年我回家陪您过年。(作者单位:一号煤矿)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