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发电公司李欣散文——冬日况味
发布时间:2020-12-25 11:39:20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场雪为午岭桥山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面纱,裹住了铅华,留下了宁谧,一阵冷风吹过沮河两边的垂柳,等那一篇黄叶落下,才感知原来冬日早已漫卷在我们周围。

站在阳台远远望去,街上再无往日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家蜷缩着快步前行,远处村落农舍的烟囱上冒着青烟和白茫茫的雪交织在一起,衬托出朦胧的韵味,被白雪覆盖的山脊再无往日的青松碧绿,安详静谧的躺着、呼吸着。

冬日之下,好似时间变慢,节奏放缓,一切在这时都已静止,享受着冬日带来的惬意,不知不觉间,记忆的片段慢慢在脑海中浮现,那就是“年”。

记忆中的冬日是年的况味,每当冬日走进我们也在告知我们,新年即将到来,而当新年的脚步临近,岁月也在悄无声息间揉碎我们的青春,也在无情的助长着父母的白发,儿时年味的映像便只能用回忆来一遍遍重复回放,而我们不能忘记的是情感上的记忆。

儿时的年总是伴随着皑皑的白雪,每逢年关临近,我便会和父母一起回老家陪爷爷和奶奶一起过年。在回老家前,父亲会在集市上购办好爷爷奶奶喜欢吃的年货,大包小包、东挎西拎的像“逃荒”一样赶早班公交,那时父亲年轻,力气大,年货和行李基本被他一个人承包,母亲拉着我和姐姐紧跟在父亲身后。

那时爷爷奶奶总是会在家门口的那条一眼望不到头的羊肠土路上等着我们一家人,大年三十的晚上都是难以入眠的,老家处于郊区,北方农村多样化的习俗在这里会一一上演。年三十一大早,还在炕头睡懒觉的我便会被奶奶拉风箱的声音惊醒,起床后简单的吃完早饭后,贴窗花、门神、对联,晚上我和奶奶会一同给老家院子的土地神上香献贡品,供奉灶王神,以祈求来年五谷丰登。

一顿年夜饭后,最令我期盼的莫过于放炮仗,而我最喜欢将一长串炮拴在院子的柿子树上,点完引线后撒腿就跑,一家人捂着耳朵在门口看着火光,鞭炮的响声衬托着过年时的热闹,同时也彰显出团聚、幸福的味道。

记忆中的年味莫过于饺子的味道,北方过年,饺子是必吃的正餐,北方人吃饺子的寓意丰富,饺子形似元宝,谐音为交子,意为交好运发大财。

儿时每逢过年,父母便会早早起来剁馅、和面,还在被窝熟睡的我便会听见父亲节奏感很强的剁馅声音,待到我俩洗漱完后一股饺子的清香便会扑鼻而来,父母总会让我先吃,他们继续包。父母包饺子的身影,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饺子的情景,那种暖意依然在心中,恍如昨天,感觉依旧是很清新。

岁月更迭,爷爷奶奶已离我们而去,老家的年味只能用现在脑海中残留的那点儿时的印象来回味。现如今,我已成家立业,在外地工作不能时常回家,每逢过年,他们都会提前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什么都不要买,家里啥都不缺,年货都置办好了,”每当听到父母这些话语时,我不禁想到,父母亲含辛茹苦拉扯我们长大成人,而如今不能时常陪伴,心中顿生酸楚感。

年轮的交替改变了我们的容貌,可那种味道确是永远不变的,而且经过岁月的沉淀,年味在我们心中会越来越浓厚,因为那是家和亲情的味道、更是值得我们一辈子回忆的味道。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