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铁运公司薛永杰散文——又到一年“摘椒”时
发布时间:2021-09-22 11:20:59 来源: 作者: 点击:

“树荫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流金似火的盛夏,是我最盼亦或最怕的趣影。盼的是家乡花椒丰收之时,硕果累累收获的喜悦;怕的是花椒丰收之时,头顶烈日摘花椒的辛苦。又到一年摘椒时,我虽异在他乡多年,但每每从朋友圈看到各种“花式摘椒”的场景,思绪翩跹又一次回到故乡那浓郁芳香的花椒地。

韩城的酷暑里,放眼望远,漫山遍野芳香浓郁的花椒热热闹闹的挤在一起,一簇簇红艳艳的花椒朵,热情、张扬,宣示着生命的活力,一场小雨后,一串串的青花椒更显得颜色艳丽。乡亲们站在山坡上,望着自家花椒园红艳艳的椒朵,乐得合不拢嘴,这是黄土地给予热爱它的人们最丰厚的回报。

成熟的季节,是韩城人一年最有希望的季节,也是韩城农民们最忙碌的季节。摘花椒是慢活,熬时间,急性子不行。花椒树有刺,还得用手掐,用剪刀会伤到来年花胎,所以到了摘椒季节要留长指甲,这是摘花椒的终极武器。小孩子急躁,望着满山的花椒,恨不得拿根棍子把花椒砸下来,大人们望着片片火红的花椒,满眼里放出喜悦的光芒。年少轻狂的我,不识生活愁滋味,甚至暗暗埋怨过家里人为啥种下这么多的花椒树,现在想来真是懵懂无知。

摘花椒要顶着毒辣的太阳,还要小心翼翼地躲过黑刺,才能把一簇簇的花椒从树上摘下来。椒树上的刺有微毒,被扎了会肿起来,有时候抓不紧花椒枝条,那花椒树条就如同一排针,划过你的皮肤,一条冒着血的省略号就落在了你的胳膊上,这是初学摘花椒人必须经历的,有时候甚至会不小心把花椒汁挤到眼睛里,那就如同打了麻药,老半天让你泪雨滂沱,睁不开眼睛,但稍做休息后继续在烈日下劳作,因为让人望而生畏的花椒树,在勤劳的乡亲们眼里,就是一串串迎风飘扬的钱串串啊。

摘花椒必须要在太阳火辣辣的时候摘,因为摘回来的花椒还要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晒,天气不好,摘回来放两天,就会捂黑了,这样的花椒成色不好卖不上价,所以摘花椒时人们一边汗流浃背的嘴里骂着太阳,一边又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太阳一定要红,天气一定要晒,这就是朴实、敦厚的农人们最真实的一面。我现在的“黑”皮肤,有人开玩笑的说时,我也会开玩笑的说一句“黑是黑,是本色,风吹雨打不变色”。

那时摘花椒的确是辛苦的,沉重的劳动我们必须去昂首面对,因为辛勤的劳作换回了丰收的成果,摘回来的花椒卖成钱,才能变成了我走向外面世界的阶梯。现在的我很感激曾经农村生活的磨练,那种磨练是一生受益无穷的财富。

月是故乡明,水是故乡甜。又到一年摘椒时,我回忆故乡,我感恩花椒……人生不就像故乡的花椒地吗?耕耘了,时间总会把最丰厚的回报,给予那些永不言弃的乡亲们,愿故乡的花椒年年都是好收成,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