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黄陵发电公司刘丹散文——中秋滋味
发布时间:2021-09-22 11:50:59 来源: 作者: 点击:

又是一年八月十五,北方正秋。选择了陕西本地不带“盒子”品质好的散月饼,打包十六份,每份二斤,门前屋后,左邻右舍,月饼敬人一点心……晚间的秋风萧萧瑟瑟,思念如丝如缕。

四季轮流,时间滴答滴答地走,生活在纷纷扰扰、茫茫碌碌的中年,我们也许不会留意小镇的落叶,但晨昏的风的确乍凉。秋正是由这一圆月饼开始的,吃了月饼,秋天才会伴着秋风,给你颜色和滋味。

金灿灿的一圆月饼,皮上盖着一戳红印圈,除了能让人想起美好的传说,同时还隐含着团团圆圆的意思,人们通过咀嚼某种食品,寄予一种工艺与形体,表达一种思想情感,许多节日,相关礼仪活动都被人们淡忘了,唯独节令食品代代相传。月饼,做为礼物,有承载情感的功能,的确可以使人的关系亲近起来,平时难以见面的亲人和朋友在月圆前夕,相互赠送,表达情意,月饼像信使一般走亲访友。月儿不圆,脚步不止,想起来也甚是有趣。

以前日子清简,儿时的生活原汁原味,糖是人们舌尖上的珍物,而用糖、白面、鸡蛋、香油等烘培烤制的食物自然就是令人唇齿生津的奢侈品了。很多年,我们吃月饼都是用刀切成牙分着吃的,土豪式地一下子一个人吃一整块月饼都是读大学以后的事情了。

那年,农历八月,放下书包,看见一盒打开的月饼,惊喜,母亲说,吃一块!我睁大眼睛问:不分?母亲说不分啦。我把一圆月饼放在手心,闻了闻,习惯性地掰成四分,一口气吃了个干净。表妹一看,乐了,手捧自己的月饼让我咬一口,我问大口?小口?她说,小口。我张大嘴巴,她说大口,我一口咬下去,就把妹妹的圆月咬成月牙……

现在的人,月饼吃与不吃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春华秋实的季节,少一份忙乱与浮躁,多一份淡定与从容,面对身处的和平岁月,回忆着一种美好和温馨,心里永远有一轮皎洁的月亮升起,照亮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希望与梦想。

奶奶会做月饼,她是矿区当时成立糕点部的‘掌柜’,一直在国营的供销社里工作到退休。每年中秋节前,她都要去供销社监工并制作一个月的月饼。一次,偷着溜去加工场,距门十余丈香气袭人,摔模声清脆可闻,走进去只见那满屋子铺天盖地的月饼,心里好生激动,奶奶笑眯眯地唤我过去,摸着我的头说:嘴张大。我使劲张开嘴巴,只见她在盆里挖了满满一勺子月饼馅伸进我的嘴里,问,甜吗?我努力地点着头,说完,她取了一块热乎乎的月饼递给我,在我屁股上一拍,我美滋滋地跑了出来,把那块月饼带回了家。

现如今,月饼常在八月穿着华丽的衣服来约会,就像城里的女人,年轻不年轻,脂粉与衣裳总是你眼睛的一道屏障。摘了‘外衣’,模样总是怪怪的,不是你当初的记忆,嚼起来有些腻,少了曾经的香甜。想起以前那种没有广告,不善包装的年代,不管啥食品靠的是地方特色和工艺品质,月饼包装的多简单、多亲切,一大盘子散月饼陈列柜台,把供销社弄得满屋清香,月饼是现称现包,一张草纸,或八块两层方形包裹,四棱见线,上面放个红帖儿,纸绳十字交儿一扎,古朴典雅。或者“银元裹”,一柱子,红方签菱形卷上,也实实在在,不失豪气。有讲究一点的,用粉红色的“粉连纸”包裹,模样更有节的味儿。过去人把月饼叫点心,还真是一点心呢,一点一滴都在心上。

一轮圆月升起,大家在月饼的引导下欢聚一堂也不失为一桩雅事。一家子,一个院子,三代人,一壶老酒,一壶茶,童与秋虫嬉戏,人因聊趣无眠,案桌上,秋果水灵,月饼温馨,岁月静好,人间天伦是何等的福气。

难以感受到昔日的愉悦和隆重,是因为我们学会了矜持,学会了在饮食上显示身份。儿时那些美好的情绪,就像珍邮一样,成为只属于一代人的收藏。

岁月悠悠,大事总模糊,但那有趣的故事没有忘记……

我在灯火通明的窗前久久站立,仰望茫茫夜空,一双眼珠不停地转着,寻找着心上的东西。茫茫的夜,深邃的夜,中秋的夜,我在心门前往复踱步,让储藏着的明月纯洁光辉,勾起甜甜的回味!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