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瑞能煤业何清散文——咏唐诗酌酒 吟宋词品茶
发布时间:2021-12-24 15:08:20 来源: 作者: 点击:

我国当代著名作家木心曾这样形容唐诗与宋词:“唐诗下酒,宋词伴茶。”如果说唐诗是一杯醇酒,那么宋词就是一盏香茗,芳香四溢,回味无穷。

茶是素人,是隐士,眉目淡然,素衣白袍,坐在幽幽的空谷,与你谈古论今,就连声音,都是清冽明净的,一副飘飘遗世之风。

而酒,是侠士,是豪杰,既张狂,也炽烈,在猎猎西风中,在萧萧长亭里,与君一醉一陶然。

梦回大唐,那是一个繁荣兴盛的朝代,一个文化生活丰富多彩的朝代,一个文人墨客挥洒笔墨尽显才华的朝代。

在那里,人民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享受饮酒之乐也成为了家常便饭。

酒,牵动着诗人的喜怒哀乐。若没有酒,唐诗或许将变得索然无味。

据统计,现存唐诗中,咏酒或与酒有关的诗有6000多首,酒宴歌舞、送别饯行、驰骋疆场、金榜题名,一切都离不开酒。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是边关将士视死如归的豪放洒脱。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是失意诗人借酒浇愁的纵情畅饮。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长安驿道依依不舍的殷勤话别。

“流落时相见,悲欢共此时。兴因尊酒洽,愁为故人轻。”是久别重逢后的共饮畅叙。

相比唐诗的七分酒性,宋词更像是一杯淡雅馨香的清茶。茶里的每一瓣叶子,起落浮沉间,轻诉着碧水流长,人间悲喜。

宋词是流动的故事,流动中显现出一种静态的美。像是一杯素茶,杯盏晃动间,袅袅升起一缕缕婉约的感动,不适合大口啜饮,只适合小口小口,慢慢品味。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纷乱中略微有点疼,飞花与丝雨,沏进了一杯相思茶里。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读之伤人,需去啜一口热茶,来缓解词句中的凉薄。

“烹茶,新试水,人间清楚,物外遨游”,这份旷达,定是方外高人在深山古寺中沏的一壶道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不知谁有幸能品尝一番?

唐诗是豪情万丈的侠客,宋词则是温柔婉约的闺秀。

读李清照的词,宜于帘卷西风处,听梧桐更兼细雨,品铁观音,欲说还休。

读柳永的词,宜伫倚危楼,凭栏把盏,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读辛弃疾的词,宜醉里挑灯看剑,大口灌乌龙茶,一醉方休。

当诗词遇上茶,仿佛一段段无言岁月的跨越,在时光的洪流中最终碰撞交融,一诗一词,一字一句,承载了满怀的过往;一茶一盏,一起一伏,糅合了如水的时光。那诗美,那词美,那茶亦美。

文人还喜于自然山水之间煎茶品茗,对煮茶泉水要求甚高,他们深知新茶还须活水烹煮的道理,于是寻访名泉,流连山间,闲坐瀹茗,充分享受饮茶之趣。苏轼《汲江煎茶》诗云:“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

这首诗描述了诗人在静静的月夜,独自饶有兴致地汲水、生火、煮茶、品茗的情境,展现了一种引人入胜超凡脱俗的茶艺之美。

如今,我们虽不能有古人山水之间品茗的闲情雅致, 但饮一杯唐诗的酒,啜一口宋词的茶,亦可享一份闲雅,得一份心境。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