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矿业宾馆杨玉莹散文:童年小忆
发布时间:2022-09-22 15:16:20 来源: 作者: 点击:

我做了一个很遥远的梦。

梦里我看见年幼的自己拉着哥哥姐姐的手,走过那熟悉的院子,熟悉的走廊。我努力朝着那个方向奔跑,试图伸手去触摸那个笑的天真无邪的我。却有人在我耳边轻轻跟我说,跑得再快,又怎么可能跑过时间呢。

梦被电话铃打碎,是母亲打来的,她说一位父亲家的长辈找到她,说二十多年前爷爷奶奶买的房子准备卖掉,想问我里面有没有我们的东西,他也联系了别人,只剩下我家还没去看。母亲因为家里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只能我代去查看。

汽车飞驰在路上,两边是已经陌生的风景。上次回去的日期我已经记不清了。在接连失去家人的打击下,我开始变得健忘。

花了两个小时,我站在了这片荒凉的街区,周围都是残砖破瓦,远处已经盖起了高楼大厦,跟附近的六层楼房相比,这幢二层小楼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缓缓走上二楼,楼道里摆着几个炉子,尽头就是奶奶的家。二十多年前,我还坐在这楼道里拉着风箱,哥哥添柴,姐姐端菜,家人身体安康,其乐融融。

推开门,屋内已经被打扫过了,只剩下一些凌乱的小物件。挑拣了一下准备出门,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幼年生活的情景。这里是我和哥哥姐姐曾经共同生活的地方。虽然我们三人一同生活在奶奶家,但姐姐文静,只喜欢钻在书的海洋里,爷爷说以后肯定是个读书的好料子。哥哥和我都是野孩子,没少挨爷爷奶奶的训。放学回家后,我匆匆写完作业,爷爷看过以后,就可以跟哥哥在院子里玩。哥哥拿出珍藏的玩具,邀请我一起编织我们的小故事。那时附近很乱,爷爷奶奶怕我们被人拐带,不让我们晚上出门,我们就和其他住户的小孩一起玩游戏,唱歌跳舞,仰望着墙内的四角天空,心情也随着手里的小飞机起伏盘旋。

如今的我们天各一方,也只有在每年聚会的时候才能碰上一面。姐姐变成了很优秀的人,说话也有些疏离的感觉。倒是哥哥跟以前没什么变化,还是喜欢摸着我的头跟我开玩笑。

童年的回忆就像是一阵风,总会不经意间从我们身边吹过,带起阵阵遐想;忽而不见,如云中藏月。童年本身就是我们的家人,陪伴朝夕,最终在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童年就站在那里,笑着伸手告别,但仍留在记忆长河里。

也许在梦里,我们还会再次相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